SempreTe_Amo

书本、香气、唇色、连衣裙,我的人生挚爱。

红衣金发

校园AU,盾冬之前不认识

*一个有点纠结的巴基

少年红衣金发。

巴基巴恩斯第一次在篮球场上遇见史蒂夫罗杰斯的时候,着实地被惊艳了一下。那时的史蒂夫还很青涩,还没有留后来那样毛茸茸的胡须,他的皮肤很白,眼睛很亮,阳光下灿金的碎发间有汗水划过。他穿着一件红色格子的衬衫,袖口挽上去露出利落的肌肉,一手撩起衣服下摆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滴,露出漂亮的小腹。巴基吹了个口哨,心里想着,这哥们可真辣。

巴基巴恩斯第二次遇到史蒂夫罗杰斯是在镇上的酒吧里。虽然他们都还是未成年人,学校里对酒精饮料一律严查,但是出了校门,在不远处的小酒馆中,你还是能看到男孩子们三三两两勾肩搭背,谈论球赛和姑娘,间或有一两个“新人”,小心翼翼在吧台前递上几枚硬币,生怕别人发现自己还是个孩子。

作为学校最受欢迎男生top 1,巴基是这里的常客。今天他前来赴拉拉队队长多丽丝的约会,那个可爱的小姑娘有一头金色的鬈发和一双甜甜的笑眼,是他会喜欢的类型。

“James!”,远远地就听到她在喊他,“我还带了我的好闺蜜,她最近也有约一个小帅哥,想要来一场四人的约会,James不会不愿意吧!”

“怎么会呢,人多才好玩儿!”巴基回答,眼角余光瞟到了一抹熟悉的金色。真巧,原来是他!

“Steve Rogers。”他礼貌性地伸出一只手。

“James Barnes。我知道你,校篮球队的哥们儿!”巴基捕捉到了史蒂夫眼里的一丝诧异,接着说:“那天我看了一场你们的比赛,你真的很棒,一起去的女伴连一眼都没有看我,全程都在盯着你!不过讲真的,连我都要被你的魅力折服了哈哈。”

他们几个人要了几大杯啤酒,巴基加了一份伏特加兑可乐,他喜欢这种甜蜜的味道,女孩子们啜着鸡尾酒。巴基有一茬没一茬地说着话,把两个女孩子逗得哈哈大笑——这一直都是他最擅长的。小朵,他这么喊她,那个女孩看他的眼神里盛满星星,另一个女孩时不时会瞟一下史蒂夫,他的眼神很沉静,配合礼貌性的微笑,绅士风度地问女孩子要不要添置饮料,起身去了吧台。聊至一半,朵丽丝站起来要去跳舞,巴基帮她脱下外套,露出来雪白修长的大腿。她是个迷人的女孩,可是迷人有时也会坏事,譬如现在。

几个喝得醉醺醺的人走了过来,他们是隔壁街上的男孩,为首的早早就辍学了,仗着自己200磅的身板,收了好几个小弟,在学生间颇有些,嗯,不太好的名声。巴基打赌他以前绝对见过好几次,那群小混混把瘦弱的眼镜男生堵在小巷里,从他们手中抽走几张纸币,这个街区斗殴闹事的新闻里也少不了那个人。平时他虽是有些愤慨,却也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没有上前阻止过,最多是在学校里遇见那个蔫蔫的小男生时,给他买顿中午饭。而今天的局势不同了,那几个小混混围了上来,其中之一似乎平时就对朵丽丝有些好感,颇为愤怒地瞪着他。老大走过来,眯着眼睛,冲鼻的酒气扑面而来,他伸出手摸了一下朵丽丝白里透红的脸蛋,说:“这妞真辣,巴恩斯艳福不浅啊,把你的妞借来陪我们玩一晚上怎样!”

朵丽丝一把打掉了他的手,巴基上前地挡在前面,脑中迅速盘算着。面前的人有点愠怒了。“Fuck!”他吼,“你这个婊子——”后面的小弟们慢慢围上前,巴基心中警铃大作,余光瞟到史蒂夫正往这个方向走来,他抬起手:“大哥,有话好好说。”旁边小弟一拳朝他的鼻梁挥来,巴基俯身一躲,同时一把抄起手边的玻璃杯,掼在面前人脸上。与之同时到来的还有史蒂夫的拳头。周围有人尖叫,女生们吓得花容失色,趁乱跑到了人群中,巴基结结实实地挨了几下,史蒂夫估计也好不到哪去,不过对方也没捞到便宜。骚乱中有人大叫:“警察来了!”巴基一把捞住史蒂夫的手,捕捉到空隙,一脚踹开边上的小门,“快跑啊!”

他拉着史蒂夫一口气跑出了三个街区,直到周围万籁俱寂才停下。

已经很晚了,街道两旁稀稀落落两盏晕黄的灯光,有野猫在墙边逡巡,两个人粗重的喘息声清晰可闻。巴基一屁股坐到地上,抹了把额头上的血渍:“我的天,真他妈的刺激!”他看到史蒂夫英俊的脸上青青紫紫,噗地一声笑了出来:“你说啊,他们是不是嫉妒你的英俊,故意对着脸下了狠手……幸好我跑得快,免受了那几个丑家伙的荼毒。”

史蒂夫一脸无奈地看着瘫在地上的男孩,“你还笑,你看看你身上的伤。”

巴基挥了挥手:“今天能够全身而退,真是万幸。话说,警察怎么突然会来?”

史蒂夫老实回答:“是我,看到你们不太妙,就报了警。”

巴基跳起来锤了他一拳:“你傻!警察来查我们证件,我们也吃不了兜着走!”

史蒂夫回了他一拳:“傻子,有女孩子,你倒是爱逞英雄,到时候拳脚可不长眼睛!”

他们两个人跌跌撞撞地走着,沐浴着后半夜的皎洁月光,找了个24小时便利店买了点药,巴基在史蒂夫不赞许的眼神下加了小盒提拉米苏。他笑嘻嘻说:“甜食能助我更好地恢复。”说着一摸被撕扯地破破烂烂的西装口袋,眉头一皱,转身苦着脸做出一个绝望的表情: “哎呀,我的家门钥匙不在了!我爸妈都在国外,家里没有人!史蒂夫……”史蒂夫皱了皱眉头,嘴唇翕动,最终也没有说什么,算是接受了要与这个只有一面之缘的家伙同住一晚的事实。

“嚯,刚搬来的?你一个人住吗?”

史蒂夫家住在海边,离学校比较远。家里不算大,有点空,像是匆忙住进来,东西还没有完全打理好的样子。板正,整洁——是他的风格。史蒂夫揉了揉眉心,接过巴基手里的东西。“我去给你找件睡衣,你先洗把澡,注意别碰到伤口。”

等他好不容易翻出一件旧浴袍走下楼,巴基已经歪倒在沙发上睡着了。

他很累了,眼下有些淡淡的青黑色。他的睡颜很沉静,眼角光滑紧致,可史蒂夫记得在他兴致高昂,无忧无虑的畅快时候,那里会荡出几道飞扬的笑纹。

史蒂夫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把沙发上睡得无知无觉的人架到客房里,给他简单擦拭了一下,处理伤口,自己终于也累得顾不上洗漱就沉沉睡去。

这一夜的骚乱萌芽了一场友情。他们看彼此从此多了一层东西,一种莫名的、发自内心的柔软情绪。

他们有时候会互相约着出来喝杯什么。周五夜里的小酒馆加冰的酒精饮料、两个人间或刻意避开熟悉的同学或是长辈,冰块沉沉浮浮,碰撞在杯壁上发出清脆的声音。后半夜里他们走在街道上,海边有流浪汉在写诗,颇有些浪漫而静默的夜。夏天的果味汽水,巴基没有特意问过史蒂夫哪天有比赛要打,但他总是会去看,结束后给史蒂夫递上汽水,冰的,一口喝下去有种爽利,混合着一点汗液的咸味。刮风天气里的咖啡,风里有一丝咖啡的香味,巴基会加奶和糖,史蒂夫喝板正的美式。饮料里有一些日常,没有太多情绪,有一点难以言喻的复杂感情。

巴基的父母长年在国外工作出差,这个暑假他刻意拒绝了父母去小岛度假的邀请,说自己和同学有约了。

然而平时关系颇好的几个人,娜塔莎回俄国老家、山姆去音响公司做兼职、巴顿报了个健身班、洛基说跟哥哥出远门,巴基思来想去想到了史蒂夫。他也是一个人住,他们还有漫长的白昼来慢慢计划这个暑假。

最后定下来去法国。史蒂夫喜欢画画,法国有很好的风景。巴基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这么期待与另一个人一起旅行。

在出发前一天晚上巴基夜宿史蒂夫家。半夜他翻来覆去睡不着,心砰砰直跳,大脑异常高速运作着,他在床上翻滚到一点多,还是爬起来决定去敲史蒂夫的门。

“史蒂薇你睡了吗?”

“还没。这么晚你还不睡,明早起不来。”

史蒂夫前来开门,巴基还是第一次看到穿着睡衣,领口微敞的他。他的金发微微散乱在额头,巴基的大脑昏昏沉沉。

“我就是睡不着,太兴奋了吧。”

巴基走进去,躺在史蒂夫的大床上,史蒂夫过来躺在他旁边。巴基感觉自己所有的激动与不真实的颤栗都是在酝酿这一刻的到来。当他躺在史蒂夫的床上,枕着史蒂夫的枕头,鼻尖被史蒂夫的气味环绕时——一切都戛然而止,大脑放任自己沉入恍惚之中。一夜好眠无梦。

他们在巴黎的大街上行走,沿着塞纳河一直向前。水边的风,船上的游人向他们热情地招手,巴基很快活地回应着,抛着飞吻。他说,我爱这个地方。他们在塞纳河边上躺了一下午,喝着街边买来却相当香醇的咖啡,感受阳光洒满在脸上,凉风拂过脸颊。傍晚的时候他们去了埃菲尔铁塔,在塔下的草坪上靠在一起,看夕阳余晖里的塔尖和阴影,巴基说这就是懒人的旅行。他还说,他憧憬这样慢慢悠悠的懒人的爱情。在未来的某一天,他与自己的爱人能够在塞纳河边上骑车,他坐在前座,风吹起发梢。又或者是在秋天,他们坐在公寓楼下,梧桐叶如水般飘落。史蒂夫问,你的爱情很美好,可万一你是坐在后座的那个人呢?

他和史蒂夫还一起去了卢浮宫,史蒂夫说这是自己年少以来的梦想,他希望自己在这里待上很久,每一幅画,建筑的每个角落都印在心里,仔细描绘。巴基说,你定会成为一位名画家的,不如现在给我签个名,说不定几十年后我就赚大了?

他们的旅馆就定在埃菲尔铁塔的对面,有一个落地窗,夜晚能看见塔尖与夜空。

两个人要了一瓶红酒。巴基说,真浪漫。没想到与我一起分享这美景的人是你,我还觉得我们完美契合。

史蒂夫沉默半晌,突然说,我明年应该就……不在布鲁克林继续上高中了。

巴基一时没反应过来:什么?

史蒂夫说:我要走了。

去哪里?

欧洲,还没有确定吧,艺术学院之类的。我既然想从事绘画这条路,自然也需要一个……更适合我的平台。

……

巴基无言,他一直觉得自己和史蒂夫的相遇是上天的恩赐,他第一次遇见和自己如此契合的一个人,无论是读过的书,看待生活的样子,还是在一起时的默契……他一直觉得史蒂夫是那么棒的一个人,他那么珍惜与他相处的时光,甚至还无数次规划过与史蒂夫是最铁哥们的一个未来……

而他明年就要走了。

他们的相遇只有短短一年,却好像等了几十年才等到这一刻。离别之后,又不知要等几十年才会再相遇。

刚刚发展起来的智能通讯给了他们互相联络的机会,可是巴基心里明白,自此一别便是天南海北,年少时的友情终究会被不同的未来不同的生活背景所打破,最终友情淡去,迎来未来某时某日的一声叹息。

“哦小史蒂薇,你怎能如此?”巴基轻声说。

史蒂夫没听清:“你说什么,巴基?”

“没什么。”

史蒂夫不会明白我有多么珍惜这段友情,多么看重与珍惜他这个朋友。也许在他心里,我只是一个高中同学,一个曾经认识的人,而与史蒂夫相遇则是我一直等待的事,我才等到这个人,就要与他分开了。巴基想,斜靠在落地窗边。窗外的夜色深沉,他一时间思绪万千,心中闪过一丝怨忿,紧接着就被更多涌流的潮水淹没了。他在欧洲会过得习惯吗?什么时候回来?法国还是意大利?我是不是可以有时间便去找他?为什么我才遇见他,就要与他分开了?

巴基心想着,不期然夜深了。史蒂夫之前说明早还要赶路自己先睡了,他隐隐约约答应了声。现在,他转过头看着床上熟睡的史蒂夫,似乎着了魔一般——为这巴黎的夜。这巴黎的夜,那浓郁的浪漫,流动的沉静,离别的凄然,小史蒂薇,你就这么离开我,你有没有一丝舍不得呢,你会想我吗……他望着史蒂夫的睡颜,他碎金的发,坚毅的面容,那双唇总是抿着的……巴基低下头吻住那唇角,大脑里没有一丝情绪,就好像潜意识里已经预见到了这一刻的理所当然。他又一次——每天都是新一次——觉得史蒂夫的下颚角是那么好看,他的金发似乎也比巴黎街头上的法国女郎要更耀眼,而那双深情没有一丝瑕疵的蓝眼睛,巴基那么希望它们能睁着看着自己加深这个吻,又那么惧怕这一刻的发生。这么可爱,这么投契,这么坚忍的一个人,他明年就要走了。

之后的日子里他们的关系或许又变得更近了些,虽然朋友们以前也总是会起哄说你们二人约会之类的话,可后来他们的关系确实微妙地增进了。

巴基以为在史蒂夫走之前他们一直会是最亲密的朋友,直到离别,可是他所没料想到的是,在高二上学期,史蒂夫与绘画班一个名叫莎伦的女孩走得很近,很多人说篮球队的队长要脱单了,还有沸沸扬扬的传言言之凿凿他两已经在一起了。

巴基本来还对这种话嗤之以鼻,他以史蒂夫最最好的朋友自居,一直坚信史蒂夫没有对他确认的事,就是没有也不会发生的。直到某一个下午,他像往常一样与史蒂夫约好出门,巴基买了两杯柠檬水在史蒂夫教学楼下等他,他疑惑史蒂夫从不迟到,为什么今天的时间晚了一些。

然后他就看到史蒂夫与莎伦说说笑笑地下楼。他与莎伦寒暄了两句,对方的笑容很精致,头发卷卷的,是特意做过的发型。她走后巴基问,怎么晚了?史蒂夫说,约好下课后给莎伦画肖像画,所以晚了。

巴基说,未来的大画家,你还没有给我画过肖像画呢,哟哟哟,没想到,对女孩子差别待遇啊?

史蒂夫神色出现了一瞬间的错乱,顿了一会说,给男模特画,总觉得心里怪怪的,有些微妙。

巴基低下头,他觉得十月初已经不是柠檬水加冰的季节了。握在手里太过冰凉,饮料从舌尖打个转再流到喉咙里,有些酸涩,有些苦。

巴基没有过问史蒂夫你和莎伦到底怎么样了有没有在一起,全然无视想来自己这里打听八卦的朋友们。他不敢面对那个答案,也不敢面对自己的心。他有时候觉得自己并不是真的“爱”史蒂夫,像情人一样的爱,只是一种喜爱,欣赏,契合夹杂在一起的复杂感情,有时候他又觉得自己的心那么柔软,而让自己感到恐慌。他不喜欢那种无可抑制的冲动,可它们确确实实存在着。他珍惜与史蒂夫在一起的每分每秒,并为自己与他间独一无二的友情而幸福,可他又结结实实地痛苦着。

巴基有时候想把那个吻忘记,因为那是一个错误,它出生在错误的时间里,萌芽在不合时宜的居所,不符合自己以往对爱人的吻的所有幻想。可他又无法忘记史蒂夫嘴唇的柔软,那种迸发的感觉,与自己以往任何一次亲吻都不同。

他管那个叫自己的初吻。

他原以为一切就这么结束,史蒂夫去了欧洲,而自己也在那之后的日子里淡忘这一段感情,只为年长的自己留下一些时光的残痕。

巴基保存着这个念头直到史蒂夫临行前的最后一夜。山姆约了很多人,娜塔莎,克林特,托尼,佩姬,莎伦……去史蒂夫家为他送别。

后来大家都有点喝多了,起哄说让史蒂夫这个未来的大画家给他们分享自己的大作,史蒂夫拿了几张出来,托尼说这些都看过了,学校展出过很多次了,我们要看新的,独家的那种。

史蒂夫拿出来一个大本子,山姆有点急匆匆地凑上去看。所有人都发誓他不是故意的,可他确实只是手抖了一下没有拿稳,夹在中间零零散散挺多张画稿散在地上,每一张都是巴基。

有坐在楼下喝咖啡的巴基,夏天打完球喝苏打水的巴基,捧着奶茶苦思数学题的巴基,在塞纳河边行走的巴基,躺在埃菲尔铁塔下仰着脸的巴基,伸出舌尖舔冰淇淋的巴基。

巴基不记得自己有看见过史蒂夫在跟自己在一起的时候拿起过画笔,正如他不明白画纸上的是史蒂夫的臆想,还是自己的。

他隐隐约约记起因为画画的事,史蒂夫曾深切地伤了他的心,可他又不能确定自己是否真如自己所想那样,真诚地为那件事难过着。而现在,他觉得自己应该高兴的,可他又不确定自己是否应该高兴。

“这是什么意思,史蒂夫?”他听见自己的声音说。

史蒂夫垂下眼。

“史蒂夫,我……只想听一个回答。”

沉默横亘在两人中间,巴基感到有点惶惑,时间久了,又有丝尴尬。

“我的心意就是你眼中所见。”史蒂夫如此说。

巴基的心被一刹那的狂喜淹没,可下一秒又沉入不甘。他尚且无法梳理清楚自己的心绪,如果史蒂夫早点表明心意,或者不要故意在他面前表示出抗拒与隐瞒,自己会不会跟他早就成为了一对情侣,或许他就不会离开布鲁克林,在未来与自己上同一所大学,而自己也不用在那么多的夜里一遍遍自我解嘲……

可是自己又何尝不是没有表白过,只是甘心把那个吻留在心里,甘心放弃,真心祝福他远去。

他想自己不应该喝那么多红酒与香槟的,他无法控制自己上前抱住史蒂夫,在他们双双清醒的时候,送出一个吻。史蒂夫有点愣,他身上有好闻的香味,当他伸出双手圈住面前人的腰想要加深这个吻的时候,巴基挣开他,冲出了房门。

17岁的巴基走在布鲁克林夜晚的街道上,流下一点名叫年少的泪水。

——————

*一个终于学会主动出击的史蒂夫

“史蒂夫·格兰特·罗杰斯,刚过25岁生日的他已经成为画坛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

史蒂夫合上杂志,端起一杯红酒,走到落地窗边。

助理很早就给他发来了敲定的行程,接下来他将要出席纽约市的一场画展。展出为期一周,如果他愿意的话,在那之后,他可以安排出一些多余的时间在美国停留。作为一名职业画家,他的时间还算比较宽裕和灵活。

高中来到欧洲追寻梦想,自此一别后史蒂夫就再没踏足美利坚的土地。他的足迹遍布欧亚,却从未踏上开往大西洋的船支,一方面是没有恰到好处的机会,却也无法忽视当回忆往昔时自己耸动的心曲。在离开故土后的第九年,当有一天助理告知他,一位颇有声望的前辈邀请他前往自己的纽约画展时,他恍然自己已经离开很久了。

那时智能通讯设备还没有如今这么普及,一些布鲁克林的老朋友就这么辗转渐渐淡化了感情,不再联络了。也不知道现在他们怎么样了?史蒂夫轻笑,不知道山姆还在不在唱rap,托尼那小子壮志满满说过要当CEO,还有娜塔莎他们……

还有巴基。

史蒂夫还在上学的时候会给杂志社画一些插画供稿。他的很多画作里有同一个主题,他爱画少年的爱情。十几岁是最好的年纪,黑头发的男孩有着透明的眼珠和俊朗洒脱的风度,笑起来的样子一派天真。这些温馨而梦幻的插图使他从那时起就在少男少女中小有名气,也有很多粉丝认为他笔下黑发男孩的眼里饱含深情。

后来杂志和访谈偶有提到过他的曾经,当时史蒂夫说:“……这些都是比较随意的作品,主题都比较轻松,它们能够帮我记叙生活中美好的瞬间,在课业繁重的时候画上两笔也是一种消遣。不过其实我本人并没有那么的罗曼蒂克……”

他的心里有一个故事,有一个梦。他没有别的愿望,只想做完这个梦。

飞机临近,虽然有些疲乏,可是史蒂夫的心在强烈地震颤着。

社交网络上早已公布了他的行程安排,他在来之前才接受过采访。不仅如此,他就读过的高中还邀请他回到母校给学生做演讲。他不是什么歌手演员,体育明星,很多人不会去关注他的行程,可万一呢?说不定当年的同伴们,百忙之中看到了母校的宣传消息;说不定巴基是个美术爱好者,他清楚记得当初上高中的时候,每周的漫画连载巴基都会追,一定没错儿的!巴基知道他回来了,巴基会来的,巴基他……

史蒂夫突然回过神来,拳头抵住额角,苦笑一下。自己在想什么呢?也许巴基早就不在纽约了。他蓦然伸出手抚摸上自己的唇瓣。那个吻停留在记忆里,随着时间的推移愈发变得像一场绮梦。那是史蒂夫幻想的源头,灵感的缪斯,可自己甚至从来没有承认过他爱他!

史蒂夫的画作里有最美好的故事,而16岁的那一年和一个吻,是他所拥有的一切。

史蒂夫光鲜亮丽地出席了画展,他每日踏着晨光熹微来到会场,踩着夕阳的倩影离开,比工作人员还准时。本来作为嘉宾,以他的身份其实不必如此,史蒂夫却也没对助理过多解释什么,只是对她说,自己接下来要进行一个短暂的休假,在祖国走走看看,寻找灵感。

他每天傍晚回到旅馆的时候都有些沮丧,第二天又重振精神,就像上了发条一样。

第四天的时候史蒂夫突然看到一位黑头发的年轻人,背影高高大大的,穿着有些不合时宜的衣服,略显局促的样子,身形与巴基相仿。史蒂夫心里一阵狂喜与颤栗——他三两步激动地走过去喊“巴基!”那人转身,很平凡的一张脸,写满了诧异与漠然。

直到画展结束的那一日,史蒂夫百无聊赖地在展厅里闲逛,突然感到身边有个人轻轻碰了他一下,有一个声音说:“先生。”

他转过头,那个人看着他,笑意盈盈:“请问您能为我解释一下,这幅画作的寓意吗?”那人顿了顿,露出了个俏皮的微笑,“我很喜欢画,可我是个门外汉。”

史蒂夫睁圆了眼睛,嗓子眼好像被梗住了,一句话也说不出。

那人露出了些许夸张的神色:“您不会在心里笑话我吧,不要啊,我可是很认真地在学呢。我以前认识一位朋友,他画画可好了——不比您差,不过他从来都没有笑话过我。”

史蒂夫嗫嚅着,人生中第一次他那么迫切地想要说话,想要表达,一出口却似乎变成了断续的碎片。那整个下午他陪着那位莽撞地把他这位画家当成画展讲解员的家伙,一副一副作品看过去,给他讲解每幅作品的风格,手法,背后的故事,穿插着一些轶闻趣事,他想他这辈子都没有这么多话过。

直到最后展览结束,那个人关切地望着他:“很感谢您下午的陪伴,我听您嗓子有些哑了,为了表达我的由衷感谢,您是否愿意赏光,让我请您喝杯什么?”

史蒂夫跟着他来到了一家幽静雅致的咖啡馆,那人笑着说:“新开的,来尝尝?”

史蒂夫说:“巴基。”语调有些恶狠狠,又有点难过。

他终于得以抬起头,细细端详那个人的眉眼——那是史蒂夫见过最英俊迷人的小伙子,他的神情有点得意,嘴角扬着快活的弧度。巴基的头发长了点,那使得少年的青涩让位给了青年的潇洒从容。可当他笑起来的时候,史蒂夫望向他眼角的纹路,确认这人与记忆里的巴基别无二致。

“巴基……你这些年过得怎么样?”

“还不赖,不过比不过你咯,大画家。”

一阵静默,史蒂夫觉得可能是下午说太多话了,导致现在失了声。

巴基安慰般地笑了笑,拿起菜单:“先吃饭吧,你看这道菜如何?我记得你以前最喜欢……”

杯盏变换中史蒂夫好不容易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他得知巴基在现在的公司里有着不错的职位,他还年轻,未来不可限量。瞄了眼左手,空的,他还没结婚?哦真棒!有过一次短暂的恋情?妈的……红酒很棒,不用了谢谢,牛排要七分熟……现在是单身?棒极了!

晚饭后史蒂夫提出送巴基回家,他其实很好奇巴基是不是还住在以前那所空空荡荡的小楼房里。事实证明并没有。巴基的父母搬去乡下了,而他自己则住在市中心的公寓里。

走在夜晚的街道上,史蒂夫不禁回忆起了他们相识的那一天。他们的友情始于一个寂寞的后半夜,那时单纯而炙热的年少情怀从什么时候开始变了质?今晚的夜空被霓虹灯照亮,喧嚣与热烈属于这座城市,不属于他们。

史蒂夫憋了一肚子的话想说,他其实不愿意表示得这么急切而鲁莽,才刚见面就切入正题,可是他好怕今天的重遇又是下一个离别。他可不想把多年的执念再次保存到下一个九年。

他在巴基家楼下拽住他,对方轻呼一声:“史蒂夫?”

“你为什么要吻我?”

“你有没有喜欢过我,哪怕只有一点点?”

“你愿不愿意与我在一起?”

巴基的神情有些错愕,有些茫然,有看不懂的情绪,顿了很久,他说:“我的答案与你相同。”

史蒂夫一下子将巴基搂到怀里,他搂得很用力,巴基有些吃痛,却也乖乖任他抱着。史蒂夫感觉眼中有泪流下来。

“我从那时就开始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

“我没有一天不想着你。”

“我爱你。”

这是他们间的第三个吻,清醒时候的第二个。


史蒂夫说:“我不再画爱情了。我想追寻一些别的东西。”

巴基倚在他身边,懒懒地问:“为什么?”

“世上的爱情千种面貌,我已拥有了最圆满的那一份。”

Fin.

幼年时学校老师规定的必读课外书中,有一本是高尔基的《童年·在人间·我的大学》。那是这位大作家成长的故事,讲述了旧社会沙皇俄国的黑暗与底层人性的善与美,具有深刻的时代烙印。


我在想当日后我有了子女,在选择同为回忆录性质,讲述作家的成长史的作品时,我估计会让自己的孩子读茨威格的《昨日的世界》吧。


初读前三章,茨威格的家世,才华,眼界,心灵令我震撼。他所描绘的一个二战前推崇个人自由的,为文化与艺术所狂热的维也纳社会图景兼具了旧与新的气质,在有些方面与我所生长的现代中国环境不谋而合——这实在是令我惊异的。由此可见,历史的车辙循环往复,这部作品对今世不无借鉴意义。


我之前读过茨威格的《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没有留下太多感触。如今读这本书,才好像开始真正地去触碰他,窥探他那颗真挚,善良,怀有莫大悲痛与巨大热忱的心灵。他出生于富庶的犹太之家,却在生命中经历亡国的巨大悲剧,流离失所,颠簸半生。


“我成了理性遭到最可怕的失败和野蛮在时代的编年史上取得最大胜利的见证人。”


“我们这一代人最大限度地饱尝了以往历史有节制地分落到一个国家、一个世纪的一切。以往,充其量是这一代人经历了革命,下一代人遇到了暴乱,第三代人碰到了战争,第四代人尝到了饥谨,第五代人遭到了国家经济的崩溃——况且,总有一些幸运的国家,幸运的几代人,根本什么都没有碰上。”


“今天,我们怀着偶然若失、一筹莫展的心情,象半个瞎子似的在恐怖的深渊中摸索,但我依然从这深渊里不断仰望曾经照耀过我童年的昔日星辰。”


那个社会中的人们被文学与艺术的香气所包围,啜饮着人类最伟大的文明所酿的琼觞,这是令人称羡的。可同时他们的一些观念,如道德问题,女性权益等距先进一词也很远——虽然我有些怀疑当今国内环境比起他们,有多大的进步——我不禁觉得,那时的人们相信社会在发展,时代在进步,自己终将迎来更美好的明天,可实际上呢?人类文明所遭受的摧毁,践踏,倒退,也不过是在几十年内发生的罢了。事实上我对社会的发展一直是抱着乐观的心态的,可是在看了这些文字后,不禁感到悚然,似乎摸到了居安思危的边角。


正好今天读到一篇家长控诉“抖音”app的文章,写得铿锵有力,字字有声。可是我认为,抖音快手只是社会大环境下应运而生的产物,这与茨威格描述他的中学生活情景有着莫名的映衬——在他的笔下,他的中学同学们在那个时代氛围里,怀着对高雅艺术的狂热心情,年纪轻轻就获得了极高的文学造诣,可那是他们的主流——而不是我们的。我们身边的大部分人追求的是另一种东西,不能说孰优孰劣,但在这种社会氛围中生活,就会被不可避免地带上专属的时代烙印。就算孩子把课余时间用来学习主业,发展爱好,像一个所谓“别人家的孩子”一样生活,甚至获得比较优异的成绩,也很难摆脱这种情绪。

才知道散人6月3号来了南京还看了穆夏展😭😭我真是后知后觉,散人也没有看到,穆夏也没有看到😭😭

下半年草单

Make up forever水粉霜  💰400

宝格丽红茶  💰885

好欢螺螺蛳粉  💰106.1

红吕洗发水  💰140.8

摩洛哥护发精油  💰208

江原道散粉  💰179

雅顿银级眼霜  💰149

Antipodes奇异果眼霜x3  💰446

倩碧雏菊腮红02+15  💰260

欧缇丽SOS保湿精华  💰200?

伊索香芹籽  💰340

悦木之源清洁面膜  💰200

philosophy洗面奶  💰330

爱马仕屋顶花园  💰—



想到再添

现在的我跟以前不一样了🤔我要做到谨慎种草,杜绝激情种草,抵制无效囤货,争取草的每样单品都不被闲置,种有意义,有价值的草🤗

立一个🚩
下半年除了专业课本以外,要看20本书。
存档嘻嘻

- 石黑一雄《被掩埋的巨人》

- 卢卡·图灵《香水指南》

- 木心《温莎墓园日记》

- 罗常培《语言与文化》

- 黑塞《纳尔齐斯与歌尔德蒙》

- 埃莱娜·费兰特《我的天才女友》

- 埃莱娜·费兰特《新名字的故事》

- 安德烈·艾席蒙《以你的名字呼唤我》

- 道格拉斯·亚当斯《银河系漫游指南》

- 道格拉斯·亚当斯《宇宙尽头的餐馆》

今天的我依然觉得stucky007太太笔下的巴基,就是我最喜欢的,我想象中的那个巴基。007太太笔下的盾冬,也就是我想象中的盾冬的样子。
——从《接驳》到《真实的谎言》再到《办公室》再到今天的《谋杀死神》有感

掉进盾冬大坑不过一个月,磕老冰棍磕得意犹未尽的我每日蹲lofter疯狂扫文......然而Lofter没有收藏夹功能,很多喜欢的文章没办法收藏起来几刷。

今天突发奇想,把我看过的印象深刻的、挺喜欢的完结文列了个清单,以后重温方便走链接√

个人偏爱:AU,KUSO,脑洞,甜饼,欢脱治愈风,漫威只萌盾冬,因此很少看多cp文

按看文的时间倒序排列



合伙人婚姻

我太喜欢这篇了太好看了

Love has no pride

这篇好棒!文笔很有张力,这位作者的脑洞都超好吃,写什么设定都那么棒,还都是坑,好容易掉坑的

就是这样一篇日了吧唧的文

Took my love, took it down

Guard

这篇的黑盾卧槽!苏断腿哇😭

美国队长摊成煎饼果子,隔壁的冬兵都馋哭了!

Once you've fallen from classical virtue

我们本来就是情侣

希望你也在这里

这篇也太甜了叭。。。

白玫瑰

这篇真的超细腻感人了。真心喜欢这位太太的文,遇见系列也是她的作品,我时不时就会翻出来重温一遍。

午后迷惘(pwp)

喜欢这位姐姐写的pwp,有感觉

先生,您超速了,请立刻停车

这篇的坏小子冬哥可辣了!

Rogers先生,请系好你的安全带

Mr. & Mr. Rogers罗杰斯夫夫

史密斯夫妇梗x2,无比钟爱的一个AU

If only you could see me

人间悲喜剧S5 办公室

7太太牛了。何时何地我才能写出这么精彩的文章哇

兽性蛰伏

亲爱的,没必要大动干戈

我爱这篇啊啊,我爱史密斯夫妇梗,我爱布鲁克林坏小子詹姆斯巴恩斯!!

另一种可能

坏小子詹花花×2!!!异世界的军花巴基超酷der

接驳

不知道怎么形容这篇有多棒!我彻底爱上007太太以及她笔下的Bucky了

我喜欢她笔下传递出来的一些东西。每个人对角色都会有不同的理解,你很难在同人作品中看到完全符合你的脑补的人设,我不能说这就是我想象中的盾冬,但是他们的内核令人击掌赞叹,酣畅淋漓。

1001夜:双生  六英尺  入梦

又看了一遍入梦,好感人啊哭哭。

六英尺很sweet,有点Tim Burton与Allan Poe式的浪漫。

双生是我爱上7太笔下盾冬的雏形。

真实的谎言(盾冬盾)

印象最深刻是Bucky因为史蒂夫画了几张Peggy而对自己的暗恋失去信心,但他所不知道的是,史蒂夫的画稿里,有整整12大本的巴基巴恩斯。

破坏指令

嗨爪的文都好——可爱的!

Shall We Dance

If You Want Me(PWP)

人间悲喜剧S2 伴郎快跑

爱上007太太的第一篇文,真正是惊艳。

触不可及(又名如何正大光明地闪瞎你的队友)

如何唤醒你幸运值负五的失忆发小

遇见你的第一个故事·醉酒

遇见你的第二个故事·Uber

遇见你的第四个故事·暗杀

我觉得我室友喜欢我

谜一样的冬日战士

婚姻咨询热线

Sweet Stripper

Slide To Answer

这篇还出了续续续续集!Decline or Accept 讲他两恋爱求婚的故事,甜甜甜!

皇家绯闻

关于Steve和Bucky争吵原因的的科学实验

我的绝症男友

感受一下队长的超越四倍的男友力

Love Game

如何追求我沉睡的好友

掉下去了

Talk Dirty

Sweetness

爱人是碰不得的

全美绯闻

如何让猎鹰自愿撕掉驾照

童话之灰姑娘

他们突然听到了旁白

重逢的三个昼夜

布鲁克林沙发客


AO3

Perfectly right wrong number

又是一篇我爱的打错电话的浪漫,和Slide to answer有些像,很甜很可爱。

霹雳布袋戏30天挑战1-5
D1 最喜欢的角色
漠刀绝尘吧,刀龙传说不是我的入坑作,漠刀却是我初心一样的存在。当年看刀龙,看漠御的剧情哭成狗,后来时不时拿出来看看,也会为他们的真情所感动,无论是平时相处的细节,还是最后的结局,都很温馨动人。漠刀真的是我心目中男友范本的存在,内敛,温柔,深情,有担当,又有种单纯的天真性儿,一个又甜又霸气的男孩子><

D2 最喜欢的cp
那还用说?当然是漠御,真的特别甜特别甜超想向全世界安利他们两啦////

D3 最喜欢的片头曲
emmm其实我不是很关心片头曲的,一般看一遍就跳了,一定要说的话,应该是刀龙的片头吧?枫岫跳舞跳得挺好看的,泉儿也特别帅。

D4 最喜欢的组合
组合???感觉我看过的剧集里,组合不是很多啊,三先生算吗?虽然他们三个到退场也没有成功组起来233333但是三个人我都很喜欢

D5 最喜欢的组织
这个问题好难啊,对我来说应该是死国or佛狱,一个颜值巨高,并且每个人都有点可爱,一个兢兢业业,成员布局缜密也很拼,都是好公务员